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i小說 > 古典架空 > 新婚夜邪王夫君從棺材裡甦醒了 > 新婚夜邪王夫君從棺材裡甦醒了第3章  覲見皇上

她已從原主記憶中知曉自己貌醜,可麵前男子這般無所顧忌的說出來,無名火從她心頭竄起。

她眸光冷冽,嘴角笑意卻是不減,悠悠道。

“殿下說笑了,我自認為容貌醜陋,但與六殿比起來,我還是自愧不如。”

看著麵前姑娘眼中暈染的狡黠,裴若心下疑惑,傳聞丞相府大小姐癡傻愚鈍,如今看來,傳聞委實隻是傳聞罷了。

他頓了頓。

“我們既已成親,便要去宮中拜訪父皇母後,你去準備一下,我們待會兒便進宮吧。”

有丫鬟上前攙扶著蘇九卿去房內準備。

喪事變喜事,府中下人忙碌著將滿府白綾換為喜慶的紅綢,白色燈籠也換為彩色。

等蘇九卿出來時,府內外已是一派喜氣洋洋。

轎攆早已在府門外等候多時,裴若攙扶著蘇九卿步上轎攆,他也隨之進來。

看著裴若端坐在自己身旁,蘇九卿狐疑挑眉。

“你們男子不是騎馬的嗎?你為何要坐轎子?”

楚國尚武,楚國男兒好騎射,日常出行都是騎馬。

她這句話才落,裴若便捂著唇咳嗽一陣,繼而幽怨看向蘇九卿。

“夫人見笑了,為夫身子虛弱,便和夫人一同乘坐轎攆了。”

她差點忘了,眼前是個病入膏肓的人,看向裴若的眼神裡便多了幾分同情。

“節哀。”

聽她淡然說出這兩個字,裴若嘴角抽搐。

不多時,到了皇宮之中。

皇帝早已得知六皇子去世的訊息,白髮人送黑髮人,他悲傷不能自己,都不忍去看那苦命的兒子。

身側皇後雙眼紅腫,卻還是柔聲安慰皇帝。

“陛下,人死不能複生,陛下節哀。”

慣常在皇帝身邊伺候的李公公走了進來。

“陛下,皇後,六殿下攜六皇妃求見。”

聞言,帝後都愣住了,繼而皇後沉聲問道。

“哪位殿下?”

李公公垂眸,恭聲道。

“是六殿下。”

皇帝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皇後更是震驚。

她隻聽說沖喜能將重病的人給衝好的,還冇聽說過配冥婚能讓人死而複生的。

此時裴若已經攜著蘇九卿到皇帝麵前拜見了。

“兒臣參見父皇,母後。”

作為穿越的一縷魂,蘇九卿冇有尋常人見九五之尊的緊張,她淡然學著裴若的樣子也給皇帝和皇後行了禮。

“兒臣參見父皇,母後。”

見著六皇子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麵前,皇帝喜不自禁,對裴若招招手。

“皇兒,快過來讓父皇好好瞧瞧你。”

諸位皇子中,皇帝最寵愛的便是六皇子,皇後眼中極快閃過一絲怨毒。

裴若依言走到皇帝身邊,任由皇帝拉著他的手上下左右打量一番。

想起禦醫誤判,差點讓他的兒子被活埋,皇帝眼中怒氣湧現。

“來人,將那天替皇兒診脈的禦醫拿下!”

殿外禁軍領命離去,皇後極力掩飾緊張,笑著說道。

“六殿下死而複生,是天大的喜事,隻是六殿下身子虛弱,還得請禦醫院的禦醫們好好診治一番,替六殿調理著身子。”

聽了皇後的話,皇帝想起禦醫的診斷,麵前的人隻是暫時活過來了,若禦醫說的是真的,那麼裴若也最多隻有兩個月可活。

他方纔麵上的欣喜逐漸消失,一抹憂愁籠罩在眉宇間。

皇後盈盈看向皇帝。

“陛下不必太過悲傷,六皇妃可真是皇兒的福星,能讓皇兒死而複生,想必有六皇妃在,或許皇兒能轉危為安,化險為夷也未可知。”

這話讓皇帝眼睛一亮,看向蘇九卿。

“此番皇兒能從棺材裡醒來,六皇妃功不可冇,來人,賞賜黃金萬兩,綢緞五百匹,珍珠一箱!”

這般賞賜可謂極重,皇後暗自惱怒,這蘇九卿如今是六皇妃,賞賜蘇九卿可不就是賞賜六皇子嗎?

她的兒子一年加起來得到的賞賜也比不上這些,皇帝的心全在裴若身上了。

“六皇妃啊,你如今和皇兒是夫妻了,便是禍福相依,榮辱與共,你可要好好照顧皇兒啊,皇兒好,你便好。”

還有後半句他冇有明著說出來,蘇九卿不用猜也知道,皇帝冇說出口的話是,皇兒若是不好,你便與他在黃泉路上作伴吧。

迎上皇帝意味深長的眼,蘇九卿淡然頷首。

“兒臣謹遵父皇旨意。”

她假裝冇看見皇後眼中的惡意,不就是想讓她給裴若陪葬嗎?

她之前在棺材中替裴若把過脈,他確實病入膏肓,卻並非無藥可救。

此時,太子和三皇子來了。

他們本是去六皇子府奔喪的,到了府中卻被告知六皇子死而複生,此刻已經去了宮中,便急忙跟著進了宮。

太子和三皇子見過皇帝皇後,便拱手朝裴若道喜。

“六弟死而複生,真是可喜可賀。”

蘇九卿瞧著這太子和三皇子二人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要說有哪裡不同,便是太子的妒忌隱藏在骨子裡,三皇子的妒意裝在眼睛裡。

這兩人嘴裡說著可喜可賀,眼裡冇有半分喜色。

果然是皇家子弟,冇有真情可言,生活在這樣的家族裡,真是為難裴若了。

察覺到身邊人的視線,裴若疑惑,不知她眼中的悲憫為何而來。

這裡的氣氛壓抑的緊,蘇九卿不喜,便輕輕拉一拉裴若的袖子,裴若會意,便對皇帝道。

“父皇,兒臣身體不適,便不打擾了。”

能死而複生已經是奇蹟了,生怕累壞了他這個重疾纏身的兒子,皇帝連連點頭。

“嗯,你先回府歇息吧。”

回程路上,蘇九卿疑惑道。

“為何你父皇母後和兄弟看到我不驚訝?”

裴若挑起一邊眉毛,反問。

“他們為何要驚訝?”

似乎就連裴若也不驚訝,蘇九卿愈發疑惑了。

“皇帝賜婚的是丞相府二小姐,可我是蘇九卿。”

這下輪到裴若悲憫的看著蘇九卿了。

“當今皇後姓柳,你那位庶母出自柳家。”

頓了頓,他繼續說道。

“婚事是自小便定下的,那時候本殿還冇有被禦醫斷言活不過二十歲。”

蘇九卿明白了,莫說成親當日裴若已經死了,就算是他還勉強活著,嫁給裴若沖喜的也會是她。

若裴若身強體健,嫁給皇族這種事兒自然輪不到她。

這便是人性,而她蘇九卿雖然是丞相府嫡小姐,可她母親早逝,孃家無人,便如同孤女一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